我好像用另一个“我”的身份过了一生_剧本

来源:北青网      日期:2021-09-17 00:00    浏览数:9798次

原标题:我好像用另一个“我”的身份过了一生

◎刘婷

“许郎,我是素贞呐!”带着昆曲的唱腔,刚刚从密室里走出来的素素失智了一般看着参与剧本的玩家,满含热泪,又向后退了两步说道:“你已,不是,我的许郎了。”素素一字一句说完这段话,独自朝戏台走去。看着素素落寞的背影,有多少观众为此动容,泪眼婆娑?这段情景便是出自《奇异剧本鲨》的第一个故事《青城遗梦》,参与的玩家在经历NPC(非玩家角色)的演绎配合之后,很难再置身事外。

网络综艺《奇异剧本鲨》通过剧本杀的形式,放大了玩家的体验感,尽可能营造出一种沉浸式体验。所谓沉浸式体验,或许除了身处剧组精心布置的实景之外,更是将私人的感情也投射进了剧情之中,而其中的推理内核似乎才是一个个故事让人津津有味的秘诀。

当福尔摩斯讲出“除掉所有不可能的因素,留下来的东西……无论你多么不愿意去相信……但它就是事实的真相”,当柯南讲出“真相只有一个”的时候,我们心情忐忑又跃跃欲试,因为接下来听到的内容要么印证猜想,要么震碎三观。推理故事之所以经久不衰,可从来都不只有这几把刷子。人们对推理的热爱,一开始还是对侦探小说的耽溺,一变而为侦探剧。但是局外的观望,似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,于是一种号称沉浸式的体验方式开始迅速流行开来,这便是剧本杀。

如今,K歌似乎成为了一种古老的社交形式,剧本杀才是打开年轻人社交世界的正确密钥。剧本杀,也被称为“谋杀之谜”,是一种源于欧美的具有陪审团性质的派对聚会游戏。1935年,“谋杀之谜”游戏是在陪审团包厢里进行的,游戏参与者被告知谋杀场景、检察官和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、犯罪现场的照片和选票,玩家做出谁有罪的判断,最终宣读决议。剧本杀可以看成这种游戏的进阶版本,在一个剧本中,你可能是“犯人”,你要掩饰自己的“犯罪形式”,无论是“侦察者”还是“犯人”,都要在共同的规则逻辑里寻找突破口。

剧本杀的体验

《奇异剧本鲨》虽然将观众的参与感尽力放大,但是没有拿到剧本的观众始终是个局外人,要让局外人入局,玩家光有“综艺感”是不够的,猜对了谜题也只有那一瞬间的满足。作为剧本杀的普及综艺,《奇异剧本鲨》不仅有硬核推理本,还有变格、阿瓦隆、情感本等不同类别。深爱推理的观众或许无法从中获得抽丝剥茧的快感,但是关于情感的通识却让谜题成了餐后的甜点,主菜则是剧本中的“我”与其他角色的情感羁绊。

或许有过剧本杀真实体验才能更好理解这部综艺。

我的第一次剧本杀线下体验是从一名“凶手”做起的。那是一个文字密集的本子,时间设定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东北,那是真正的“大厂”时代。当我打开写有“我”的人生故事剧本时,一切都很陌生:“我”在高考失利后留在老家的工厂做会计,“我”在工厂里有个好朋友,虽然看起来是好朋友,但是“我”并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同路人,在一年的复习备考后,“我”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,而厂里的领导拒绝批准“我”的辞职请求,“我”的好朋友为了让“我”实现愿望,答应了厂领导的无理请求,像花一般正在绽放的她就此凋零……

当看到我的剧本里赫然写着“你是凶手,你要隐瞒自己的杀人行为”的时候,现实中的我突然松了口气——故事中的“我”为她报了仇!随着大家搜集来的线索越来越多,我们发现每个人都想杀了那个被“我”杀掉的人,大家都有动机,只有“我”成功了。

其实真凶是谁好像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大家的故事——合上剧本时,我像是用“我”的身份过了一生。在故事里,人和人的情感那么纯粹炽烈:为爱的人可以赌上所有;被杀的人总是恶贯满盈,人人得而诛之,重要的是,他/她最终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——一种井然有序的秩序感在剧本里生成。

展开全文

◎刘婷

“许郎,我是素贞呐!”带着昆曲的唱腔,刚刚从密室里走出来的素素失智了一般看着参与剧本的玩家,满含热泪,又向后退了两步说道:“你已,不是,我的许郎了。”素素一字一句说完这段话,独自朝戏台走去。看着素素落寞的背影,有多少观众为此动容,泪眼婆娑?这段情景便是出自《奇异剧本鲨》的第一个故事《青城遗梦》,参与的玩家在经历NPC(非玩家角色)的演绎配合之后,很难再置身事外。

网络综艺《奇异剧本鲨》通过剧本杀的形式,放大了玩家的体验感,尽可能营造出一种沉浸式体验。所谓沉浸式体验,或许除了身处剧组精心布置的实景之外,更是将私人的感情也投射进了剧情之中,而其中的推理内核似乎才是一个个故事让人津津有味的秘诀。

当福尔摩斯讲出“除掉所有不可能的因素,留下来的东西……无论你多么不愿意去相信……但它就是事实的真相”,当柯南讲出“真相只有一个”的时候,我们心情忐忑又跃跃欲试,因为接下来听到的内容要么印证猜想,要么震碎三观。推理故事之所以经久不衰,可从来都不只有这几把刷子。人们对推理的热爱,一开始还是对侦探小说的耽溺,一变而为侦探剧。但是局外的观望,似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,于是一种号称沉浸式的体验方式开始迅速流行开来,这便是剧本杀。

如今,K歌似乎成为了一种古老的社交形式,剧本杀才是打开年轻人社交世界的正确密钥。剧本杀,也被称为“谋杀之谜”,是一种源于欧美的具有陪审团性质的派对聚会游戏。1935年,“谋杀之谜”游戏是在陪审团包厢里进行的,游戏参与者被告知谋杀场景、检察官和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、犯罪现场的照片和选票,玩家做出谁有罪的判断,最终宣读决议。剧本杀可以看成这种游戏的进阶版本,在一个剧本中,你可能是“犯人”,你要掩饰自己的“犯罪形式”,无论是“侦察者”还是“犯人”,都要在共同的规则逻辑里寻找突破口。

剧本杀的体验

《奇异剧本鲨》虽然将观众的参与感尽力放大,但是没有拿到剧本的观众始终是个局外人,要让局外人入局,玩家光有“综艺感”是不够的,猜对了谜题也只有那一瞬间的满足。作为剧本杀的普及综艺,《奇异剧本鲨》不仅有硬核推理本,还有变格、阿瓦隆、情感本等不同类别。深爱推理的观众或许无法从中获得抽丝剥茧的快感,但是关于情感的通识却让谜题成了餐后的甜点,主菜则是剧本中的“我”与其他角色的情感羁绊。

或许有过剧本杀真实体验才能更好理解这部综艺。

我的第一次剧本杀线下体验是从一名“凶手”做起的。那是一个文字密集的本子,时间设定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东北,那是真正的“大厂”时代。当我打开写有“我”的人生故事剧本时,一切都很陌生:“我”在高考失利后留在老家的工厂做会计,“我”在工厂里有个好朋友,虽然看起来是好朋友,但是“我”并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同路人,在一年的复习备考后,“我”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,而厂里的领导拒绝批准“我”的辞职请求,“我”的好朋友为了让“我”实现愿望,答应了厂领导的无理请求,像花一般正在绽放的她就此凋零……

当看到我的剧本里赫然写着“你是凶手,你要隐瞒自己的杀人行为”的时候,现实中的我突然松了口气——故事中的“我”为她报了仇!随着大家搜集来的线索越来越多,我们发现每个人都想杀了那个被“我”杀掉的人,大家都有动机,只有“我”成功了。

其实真凶是谁好像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大家的故事——合上剧本时,我像是用“我”的身份过了一生。在故事里,人和人的情感那么纯粹炽烈:为爱的人可以赌上所有;被杀的人总是恶贯满盈,人人得而诛之,重要的是,他/她最终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——一种井然有序的秩序感在剧本里生成。返回新浙江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杨嫂网http://www.yangsao.cn/

热门文章

  • 合作伙伴

  • 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
    新浪微博
    文章投稿
    yxad@qq.com
    邮件订阅
   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、研究成果、产业报告、活动峰会等信息。